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理光gx200(为了写公众号,我竟然买了一块表。。)

理光gx200 这是赵大保的第 66 篇原创文章 作者 | 赵大保来源 | 赵大保( ID…

理光gx200

这是赵大保的第 66 篇原创文章

作者 | 赵大保
来源 | 赵大保( ID:izhaodabao )

当然不是图里这块。

你好,我是赵大保。
6月的最后一天,我正在为双日更的最后一篇公众号写点啥抓耳挠腚,像难产一样焦躁的在手机上到处乱翻乱瞅,忽然看到一个卖表的商家店里有一块表。然后心里一动,我想买。。。

当时就觉得自己蛇精病,一把年纪了咋还老夫聊发少年狂了,咋突然这股邪劲儿就上来了。。。

近期原本也木有买表的计划啊,原来自己偷偷计划是过两年买块劳,狗牙圈蓝盘日志就挺好,要是预算充裕,蓝盘天行者就更完美了。但是,我的计划里木有大精工啊。。。

但是确实是想买,我想了一下,我上一次这么冲动是。。。没有,老夫淡定了这么多年了,就没有这么冲动过。
 
我就给媳妇打电话,其实问她意见也是白问,因为她现在女企业家人设立的稳稳的。果然,我说我突然抽风看上块表,她说喜欢就买呗,连多少钱都没问就喜欢就买呗。。。这么豪爽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背着我她还有另外还有一家公司已经上市了。下回我打算跟她说我看上天问一号了,我要周末开着它带孩子去火星上挖土玩去。看她咋说。

关键是话说的挺大,一分钱也不支援我,企业家都这样吗?有没有别的女企业家想支援我的,请速与我联系,联系方式是漂流瓶。

我假装冷静思考了几分钟,决定买了它。这样我就有了下一篇公众号的素材了,哈哈哈哈。赵大保苦公众号写点啥久矣。
 
不过我感觉这块表还是挺适合我的,低调又风骚。低调是因为大精工嘛,除了玩表的圈子,估计路人都不太了解。风骚主要是因为它风骚的盘面和非机械非石英的机芯,准确说应该是闷骚。

貌似有些大佬是各种表玩了一圈,回过头来整了块这个。我作为一个平时都不戴表的人,也整个这个。。。不过我这纯属偶然。
 
YouTube上有句话挺有意思:Buy a Rolex to impress others, buy a Grand Seiko to impress  yourself.
外国淫也这么会聊天啊。

01说说大精工

照例先免责声明,我尽量客观的写这些事儿,没有其它的目的。首先我手表知识匮乏,哪里说得不准确的请大家指出。另外精工牛不牛逼跟我一分钱关系没有,这块表好不好也跟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反正我都已经买了。

完全不存在拔高这块表或贬低其它表的意思。毕竟我是个卖保险的,不在表圈混饭吃。
 
精工诞生于1881年,这个品牌后来凭借廉价、可靠的石英机芯,在80年代把一众瑞士品牌干得够呛。然后瑞士品牌开始讲故事,把机械表往奢侈品上靠,才度过了这段难熬的石英危机。
 
Grand Seiko1960年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手表,这个品牌的理念就是极人力之所能,制造一款精准、耐久、便于穿戴而外形美观的腕表。
这么多要求,听起来挺牛逼是吧。现实是到了70年代的时候,Grand Seiko就亡了。。。

到了1998年又复活的,2017年才从精工独立出来。这算是历史悠久啊还是刚刚成立啊。。

(Grand Seiko首款腕表)
 
不过精工作为世界上极少数可以完整集成所有制表流程的品牌之一,Grand Seiko全面掌握了制表各个环节的工艺,包括零件材料研发到生产、组装、调校、检测和运输。这也为他们能研制出这种又是机械又是石英的机芯提供了先决条件,这个咱们后面细说。
 
Grand Seiko的风格我还是挺喜欢的,可以用三个词概括:简约、纯粹、实用。说实话挺有日式美学内味儿的,通过细致抛光的光滑表面,让光和影登台唱戏,光线与阴影各种缠绵悱恻,让人可以盯着表盘看半天。
 
02关于表盘 
如果说这块表火,那肯定是瞎扯,好多人根本不认识这个品牌。但是这块表在表圈里很火,就因为它的表盘,它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信州の雪”。(一般白盘的被叫信州雪,蓝盘的就直接叫蓝雪花了)。

“信州”是指的日本长野县,位于本州岛中部,在古代被称为“信州”。为啥叫“信州の雪”而不是“北海道の雪”,是因为这款表是在向其出生地致敬。官网上写道:从盐尻市信州工坊远眺,覆盖着皑皑白雪的穗高山脉的美景尽收眼底,这正是表盘的设计灵感来源。
 
就像它SNOWFLAKE的名字一样,据说这种盘面都是由匠人手工精雕细琢之作,盘面的纹路也不是一样的。这种起伏不定的花纹,区别于普通的波纹或是放射纹,就像雪花刚刚拂过的地面。近看如宣纸,远看如蓝天。
 
制作这种盘面需要先在黄铜板材上压制特有的雪花纹,切削后再镀银来模拟雪色(其中冰蓝面用特殊材质填涂),然后涂上一层防氧化的透明保护材质,最后呈现出如树皮纹般的“信州の雪”表盘。

 
就光这个盘面,你能说它不风骚?
 
长方形条钉样子简简单单,但采用30°钻石切角并加以抛光,12点这个刻度是两个条钉组合成的,中间呈现V形凹陷,从而又多出两个反射面,一个刻度九个面(我数了好几遍,应该没数错吧)并非GS所创,但将多镜面效果玩到极致的非GS莫属。

有人说GS的打磨在10万以内的手表里没有对手,这种东西其实没法说,但是打磨确实是GS的硬实力。
 
GS的指针也挺有特点,时针和分针分别像一柄阔剑和一柄长剑,打磨的寒光四射。

这里多提一嘴,一般石英机芯虽然高度精密但扭矩不足,无法驱动这种厚重型的指针。机械机芯的扭矩足够驱动长度直达刻度边缘的大型指针,但无法在精密度上与石英表相提并论。“信州の雪”作为一只准确度高达平均月差只有15秒的手表,能够驱动这么大的指针,也是缘于它独特的结合了石英表精密度与机械表扭矩的机芯。

 
03关于机芯 
“信州の雪”的这只机芯,说起来是一个将近30年孜孜以求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才华洋溢的工程师Yoshikazu Akahane—赤羽好和。他看到了石英表和机械腕表的双重优势并梦想有一天他能够制造出一款具备适应精准度却不需要依靠电池、光照、电波或任何其他动力或信号的全新腕表。也就是综合机械和石英两种类型优势的腕表。

他花费了超过20年的光阴,经历了无数次的失败,制作了超过600件原型产品,最终带领团队成功的研发出了Spring Drive机芯。
 
这个机芯80%的零件与高端机械腕表相同,唯一不同的便是名为“三能整律器”的全新调速机构,该机构可利用电能、机械能和电磁能三种能量完成独特调速。

用这种惊人机芯生产的腕表于1999年问世,没过多久,赤羽好和就过世了,庆幸的是,他在世时看到了世界对SpringDrive的广泛认可和积极评价。在这个领域,众多品牌进行过尝试,但只有他和他的团队取得了成功。

 
简单来说SpringDrive=机械传动+石英擒纵。更简单的理解就是汽车界所说的混动型汽车(Hybird)。

驱动能量完全由发条提供(机械部分),通过发条运转带动齿轮产生电能(机械发电);由此电能激活石英晶体振荡器(石英部分),然后由连续流畅的电磁力制动调控滑动轮和指针的速度(石英控制机械),替代机械表擒纵装置换成石英装置来控制走时快慢。

由于此时滑动轮是通过发条动力输出会不停的转动,在电磁能控制到精准的转速,并非擒纵装置那样滴答滴答的不连续动作,更加平稳(而且没有擒纵装置带来的损耗问题)。走时更加精准,秒针平滑的像扫过去一样。
 
秒针是滑动的,而不是跳动的,这是Spring Drive机芯的明显特点。它既不像石英表那样每秒一跳,也不像机械表那样在高速震动中前进,而是低调优雅的滑动。

 
GS的官网上有一句话:
当星球划过天际的时候,它们会颤动或者是发出”滴答”声响吗?当然不会,时间是连续而沉默的,Spring Drive实现了自己的承诺,它忠实呈现了时间的这两种特征。
 
因为这块表是背透的,在我看来,这个机芯的日内瓦纹打磨的非常细腻,而且它的日内瓦纹和其它手表还不太一样。在某些角度之下,甚至可以看到一种彩虹色的反光,反正我是被惊艳到了。
 
我看有的自媒体也提到了这一点,还引申到了日本传统的“里胜”文化,即内涵比外表更胜一筹的意思,比如和服内里面料比表面更昂贵、或图案更为华丽,展现内里和表面的对比之美。我觉得这种文化还是挺有意思的,表面看似平凡,实则内里精雕细琢,就像长者说的“闷声发大财”。

 
但是,也在某论坛看到有人评价这款机芯是“正面冰美人,背面糙汉子”,哈哈哈哈。至于这款机芯到底美不美,我个人目前觉得还可以,但是毕竟手表审美经验有限,就算是个糙汉子,也先当美人用着,伴我成长吧。
周末的下午,翻出来比我女儿岁数还大的理光GX200,摘掉上面长出来的蘑菇,充上电竟然还能用,微距模式走起:

 
这块表是我自己买的第一块表,但不是我的第一块表。我的第一块表来头可大了,瞅瞅:

为啥来头大,因为是我妈送的。

我妈十几年前送我的SWATCH,十几年前的小机械表,竟然还是全镂空。必须给我妈点赞,感谢我妈让我风骚了好几年。

– END –

赵大保
 一个从不主动和人聊保险的保险经纪人

理光gx200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